注册会员 登录
美言军事论坛-最新军事新闻 返回首页

为知者道的个人空间 https://home.meyet.net/?205148 [收藏] [复制] [分享] [RSS]

日志

立夏这本书

已有 95 次阅读2019-5-6 06:29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  买了一斤土黄鳝,一条条横在砧板上,用刀柄敲扁,血水横飞,放水槽清洗时,猛一抬头,对面同事家的蔷薇花墙直扑眼帘,一长排繁盛的花,何等奢靡,在心里满足地叹了口气,一日三餐的苦役似也变成了短暂的享受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  每当蔷薇花开之季,便是立夏之时。“夏”为“大”之意,即植物们都长大了。风吹在脸上,不比春风那么柔嫩,而是暖融融的了,是孩子的小手在你脸上摩挲,久之,一点点的微温;初夏的阳光纯白闪亮,稍微有些晃眼,需要眯眼观察周围的一切,是迷离的,令人醺醺然,又惚惚然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  天气不冷不热,做什么事情,都有珍惜的意思在里面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  门前那棵李子树上缀满小李子,一日日地见疯长,已橄榄般大小。每天早晨,送孩子上学,经过树下,我们一大一小都要抬头仰望,并发出由衷的赞叹——好神奇啊。眼看这成百上千颗小李子一日日地饱满,一种酸在舌上肆意翻涌,禁不住咽一下唾液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  菜市里,当地豌豆上市了,堆得小山似的,豆荚青中泛黄。买一斤,回家剥米;糯米泡了整整一宿,拇指食指捏一粒,轻捻,化为齑粉;腊肉,切丁备用。素油入锅,先炒腊肉丁,依次将豌豆、糯米放入,炒至香味出,加滚水少许,小火慢焖。立夏时节,怎能不吃一碗腊肉豌豆糯米饭呢?每年都做,仿佛迎接初夏到来的一个简短仪式。生活一贯枯燥贫乏,总要搞点浑朴的仪式感来,以示珍重。若在乡下就好了,大灶烹出的糯米饭,锅底结一层黄灿灿的油锅巴,嚼之,嘣脆香甜,无与伦比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  说到仪式感,民间有立夏尝三鲜的说法,三鲜还分为:地三鲜、树三鲜、水三鲜。地三鲜即蚕豆、苋菜、黄瓜;树三鲜:樱桃、枇杷、杏子;水三鲜:海蛳、河豚、鲥鱼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  蚕豆也上市了,不太饱满,但多汁,吃的就是这种嫩,直接剥出,不要褪皮,加蒜瓣、葱段爆炒,起锅前,略微撒点盐即可。吃这样的嫩蚕豆,无须咀嚼,要抿——舌尖抵住上腭,轻压,豆仁即出,豆皮吐掉,吃的是那份鲜香甜糯;再过十来天,蚕豆渐渐长老,可以做汤来吃。豆皮剥掉,素油爆炒,加滚水,再氽一两个鸭蛋花。立夏后,自然界中阳气升腾,熏风一日浓似一日,蚕豆鸭蛋汤,下火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  日子如河流,一点点地淌下来,多少个立夏,都是这么充满感情地过下来的?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  当今菜市里,普遍红叶苋,口味寡淡,少了一层韵味。老家的青叶苋,最可口,我们俗称为芝麻苋,叶子酷似芝麻叶,尖而瘦。老家还有句俗语:苋菜不要油,只要三把揉。洗苋菜是有讲究的,揉出绿汁,口感方好。现在是油水过盛的年代,尽管每餐油水足,但揉过的苋菜,确实比不揉的,口感佳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  民间几千年总结出的经验,向来不虚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  至于黄瓜,这些年买出经验来,挑顶花枯萎,一副憨厚模样的,口感必定好些,没有过多地使用激素。长得过分漂亮的菜,似乎都不太可口;露天种植的瓜菜自由生长,不可能长成千篇一律的流水线模样。人,亦如是——性格有缺陷,待人接物稍微别扭些的,或不失赤子之心,到底是个天然人;而一些扭曲成智能机器人的,活得倒是等同于大棚里的菜,貌似无破绽,逢人杀人,见佛杀佛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  吃了地三鲜,树三鲜差不多也成熟了。樱桃、枇杷不仅好吃,也宜入画。去年,嘉兴的许金艳女史送我一只布包,丰子恺先生的女儿丰一吟授权印制的。包上一幅丰子恺先生的画:十七颗樱桃,配一只蓝边粗碗,碗里堆了十二个豌豆荚,一只红蜻蜓在飞。题款为丰一吟所写:樱桃豌豆分儿女,草草春风又一年。左右各钦一个章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  背这只包上下班,朴素又美气。转眼樱桃上市,想起来把这只包从衣柜翻出,又可以背一整个夏天了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  对于水三鲜,内地人不是太能享用到。河豚嘛,必须去苏浙吃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  前阵下决心,想独自前往扬州看琼花,踌躇了几天,终于没去成。看琼花,属于精神层面上的需求;实则,是想去吃一碗刀鱼馄饨。听说,扬州、江阴等地刀鱼馄饨非常著名。如今,琼花也谢了,刀鱼的刺变硬,不再可口。或可去一趟苏杭,喝一碗莼菜羹,顺便点一盘红烧河豚。实则,河豚并非对我的味蕾,也就吃个仪式感吧;至于鲥鱼,刺太多了,一个急性子的人,是不合宜吃鲥鱼的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  初夏,是用来给人过平淡日子的。但这么好的日子,叫人怎能忍住不抒情?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  凌晨早醒,樟树花的香气一波一波往家涌,颇有凉意,爬起关窗。闭合窗帘的刹那,嗬!半轮明月正在樟树梢上。湿气重,是毛毛月,是隔了磨砂玻璃透出的朦胧光辉。天是青色的天,不见一粒星星,唯有微风荡漾。宇宙万物,万古静谧而美丽,当真值得人在凌晨抒个情。失眠又算得了什么?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  翌日,谁又不是一个囫囵人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  夜里,雨后的夜里,小区散步,一直为渺渺的香气所笼罩——樟树花微小洁白,郁郁累累。一种形容不出的香,甜丝丝的,细淡,浓密,忽远,忽近,一直默默无言地跟着你,陪伴着你……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  每当这个时候,我都要狠狠劝自己:一定要好好生活啊。  


路过

鸡蛋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评论 (0 个评论)

facelist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| 注册会员


小黑屋|Archiver|美言军事网 ( 联系方式:QQ64237762 周一至周六 8:30-17:30 )

本站声明:本网站所有转载之内容只代表作者本人之观点,本网站纯粹只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本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。本站转所转载之内容,无任何商业意图,如本网站转载稿件涉及版权、著作权等问题,请您来函与本站管理员取得联系(联系方式: (只收手机短信) 周一至周六 8:30-17:30 或者电子邮箱meyet@sina.cn)。超大军事

GMT+8, 2019-9-24 01:27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返回顶部